318川藏线自驾游、317川藏线旅游租车包车攻略/视频/线路规划/费用预算/最新地图统统一网打尽,您想要的进藏旅游攻略都在这儿了!

色达草原上的格萨尔遗迹

更新时间:2021-05-17 10:06:31 小编: 11
当今,研究“格萨尔”的不少专家学者认为,格萨尔不是神而是藏族历史上的一位英雄人物,对其所处的时代、居住地、世系族普、部落宗族和后裔等有令人信服的论述。

  当今,研究“格萨尔”的不少专家学者认为,格萨尔不是神而是藏族历史上的一位英雄人物,对其所处的时代、居住地、世系族普、部落宗族和后裔等有令人信服的论述。

  在岭·格萨尔时代,色达草原也是格萨尔大王的统辖区。上岭色尔坝八部的居住地,是上岭八部首领色尔坝·屋崩达尔雅的故乡。色达牧人是格萨尔的后人。

  从格萨尔的氏族起源来看,几乎所有的《格萨尔》中都提到,大王系藏族原始四大种姓中的穆布冬氏冬热查干布的后代冬森伦的儿子。旧时色达牧区被称为瓦须·色达,清朝雍正时期称“瓦述包他”,“瓦须”乃是色达头人的家族。瓦须在多康牧区十八大“修钦”种姓中排行第一位,同样源于穆布冬氏。这在《安多政教史》中写得非常清楚。因此,过去色达人对外宣讲时经常爱说:“我瓦须人是源远不断的雪山之水、世系未断的穆布冬氏。是有世以来的积雪,并非昨夜降下的小霜”。除了上师不叩头,除了帐门不低头。这里可以看出瓦须种姓的起源和其在十八大家族中的地位。有鉴于此,说瓦须色达是格萨尔的后人,看来无可非议。从岭国居住情况来看,著名学者毛尔盖·桑木旦在《多麦历史述略》中说:“在六岗中被称为色莫岗之地区居住着上、中、小岭赤。上岭之地乃康区上部金沙金流域一带,沟口居住首贡日和芒竹二者官宦,即岭国冬森伦;中岭赤位于东部的达柯一带;下岭赤之地乃是多康玛尔沟一带。这里所说的岭赤乃是万户之长,也是三个万兵之部”。这样看来,岭国幼系、中系、长系三大部落居住的地域是从上而下,从西向东。此外,在《原始六氏族普》中也谈到了同样的话题。以上提到的“达柯”在色达县境内。玛尔沟位于与色达相毗邻的青海省斑玛县境内。又如伏藏大师仁曾尼玛在《诞生篇》中说:“经王臣商定,玛、孜、杜、翁、泥、扎等谷为岭国大将有居住地”。其中杜、色、翁、泥均在色达县境内。因此,色达草原上的格萨尔遗迹和美丽的传说像草原上的风一样无处不在。

  格萨尔王传《岭国地域颂》中说:“在红岩半绕之地,有鹤立鸡群的金宫,此乃是七员大将之一的色尔坝尼崩的居住地”。位于色达县城东南方向的依山傍水、林木葱郁、岩峰林立的昂拉神山附近,为岭国长系部落即上岭色尔坝八部之首领色尔贝·尼崩达尔雅的住地。其王宫遗址在今霍西电站大坝西北方向,如今这里尚有一高十多米、周长百米的土石堆,此地过去还发现过瓦片。这王宫遗址是已故的著名格萨尔伏藏大师仲堆·尼玛让夏生前认定的。他讲到尼崩大将的夏季放牧草地为竹日神山附近,而冬季因天气寒冷搬迁至现在的霍西乡境内。以后又有数位格萨尔学者认定此地就是尼崩王宫遗址。

  相传,葛孜宁王是当时尼崩大将不共戴天的仇敌。孜宁王居住在今道孚县玉柯的葛多一带。一次,葛孜宁王派兵赶走了尼崩大将的马群。尼崩得知后,立即组织上岭八部的马队追击盗马者。追至宗麦一带双方发生箭战。岭国大将丹王子在降伏葛孜宁王的寄魂物九头山羊时,凶猛的九头羊以角顶出了一个大的缺口成为一小山口,目前在翁达镇境内。丹王子把羊埋入地下后,为纪念岭国的胜利,用箭镞在埋羊处画了一个佛塔,至今依稀可见。格萨尔王传《查门盾宗》就是说的这一事件。

  尼崩大将居住的四方还有四位大臣。东大臣吉唐扎西绕登为翁达镇人,其住地遗址在翁达吉俄寺附近;小臣杰嘎尔斑玛单珍,今旭日乡人,杰嘎尔乃是过去旭日的部落宗族,当今也有许多该部族的后人;班玛单珍住房遗址在翁达镇的西北部,当地的部分农民还每年举行一次祭祀活动,并在遗址的土石堆上插有许多经幡。

  据传,解放前圆寂的新龙县嘎桑寺森华多吉活佛是尼崩大将的转世任现。一次森华多吉活佛路过色达尼崩王宫遗址南山梁时,刹时雨过天晴、草原上绚丽多彩的花朵宛如暗送款曲的牧羊姑娘,纷纷露脸窥视高悬的丽日。森华多吉活佛记忆的平湖荡起了阵阵涟漪,倏地想起一件前生的往事。于是他向侍从们讲道;“我的前世居住在这一带,一次我走到此山梁时,看见岭国美丽的少女礼琼玉叶卓玛在此放牧,她那纯洁的美像一把尖利的奶桶钩,深深钩住了我的魂,便不由自主地走到她的身旁,同她玩耍许久,冷不防我把她的银戒指抢过来悄悄藏在那块大石下。我们分手时,此戒指没有还给她,仍然藏在那里,以后我也忘了此事。今天我们看看那戒指还在否?侍从们把大石一搬开,居然发现了戒指。”以后据说那戒指一直带在活佛的身上。

  一九六二年三月,已圆寂的原色达县政协副主席色拉措智活佛,因病去康定治疗。返县时因客车抛锚,停在尼崩大将王宫遗址附近。活佛下车不久手中降下一支铁箭。跟随照顾他的达瓦非常惊奇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活佛笑着说,这是岭国大臣月玛的神箭。此箭目前仍珍藏在活佛家中,部分格萨尔专家学者曾亲眼目睹。箭长约一米,箭身为青铜,箭羽是原生在箭上的超薄性金属片。据说此箭上原有密咒文,但几天后消失。这种格萨尔掘藏物在整个藏区也是罕见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又是在尼崩大将王宫遗址附近。色达县第一次修霍西电站时在岩中发现了铁环制成的铠甲和宝剑,目前收藏于县文化馆内。八十年代原色达县政协副主席、格萨尔学者塔洛活佛每年在王宫遗址处,举行一次隆重的格萨尔烟祭仪式,使这一久远的传说获得了新的生命力,也意味着对王宫遗址的再一次确认。离此不远的霍西乡涅柯沟有一山,当地百姓称阿甲神山。他们每年向该山举行祭祀活动。据传此地乃是岭国长系部落阿奔吾叶盘达大将的居住地。其山脚有王宫遗址,神山是阿奔大将王宫靠背山,因而得名阿甲神山。

  色尔坝一带是色尔坝·尼崩达尔雅之辅弼吉唐扎西绕登和杰嘎班玛单珍的属民居住区。这里的人们传颂着许多格萨尔的故事。位于翁达镇西北部的雅格山,默默目送着历史的变迁。六十多年前,这山上居住着一位闻名遐迩瑜伽大师,他叫玉柯秋央让卓,使这座不起眼的山,一时成为人们向往的圣地。这位大师认定雅格山系格萨尔王神山,其岩中藏有岭国十二部“般若经书”。当时,寺庙每年举行一次格萨尔说唱会。据说玉柯喇嘛是岭国大臣丹玛的化身。他还亲自创作了格萨尔及三十大将的数十种曲调。凡是嗓音好的僧人都要学唱《格萨尔王传》。他的弟子中出了著名的格萨尔掘藏家仲堆·尼玛让夏。其在色达期间撰著了十多部《格萨尔王传》伏藏本。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在他的《格萨尔王传》中多处提到色达曾经是岭国居住的地方。雅格山上还发现了刀法细腻构图严谨、姿态生动的格萨尔石刻画,据推算这一石刻画有近百年的历史,它默默诉说着这方人对格萨尔大王的崇敬之情。此地还有格萨尔大王征战朱古兵器国时,在石板上留下的足迹。翁达镇境内还有岭国将士的降妖塔、三十员大将的修行洞,当地人称其为岭葱朱普。旧时新龙著名高僧索嘉仁波切还特意到此山洞里闭关一月之久。此外,翁达镇西南部的高山顶上,有各种形状奇特的大石。据传这里是岭国出兵征服“查门盾宗”时,大将扎拉则杰拴马的穿孔大石和岭兵插旗的石孔等一串串美丽的传说,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与翁达镇相毗邻的杨合乡瓦当寺后山是格萨尔存灵山,寺院两则的山沟里有岭国护法嘎德的煨桑台和格萨尔脚印。杨合乡群众每年夏季举行一次大规模格萨尔修供活动,全乡男女老少穿戴华丽服饰,家家撑着帐篷,集中在格萨尔烟祭台附近。僧人们在大帐房里念诵格萨尔祈请文。除最后一天外,其他群众则开展多种娱乐活动。最后一天的上午正式举行烟祭仪式。男人们排着长龙,手持烟祭物品,五彩缤纷的风马旗是烟祭格萨尔的主要礼品,面面彩旗上均印有格萨尔大王画像和十三种战神以及雄狮大王祈请偈。它犹如驰向远方的群帆,集合着这方人的希翼,呼唤着甘美。一条条哈达、一片片风马,还有食品、绸缎敬献给他们心目中搏风击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为民除害的英雄格萨尔大王,其场面十分壮观,这种大规模的格萨尔修供仪式也是在藏区绝无仅有的。

  色尔坝拉则寺在百年前建造的格萨尔小殿中的格萨尔壁画幸免厄运至今完好无损展现在世人面前。八十年代泥朵乡高僧尔金交在普吾寺塑了一尊富有创意、栩栩如生的格萨尔像,里面装有格萨尔大王使用过的鞭须和赤色马鬃毛。这些是他在民改时,在一个寺院内被造出的佛像装藏物中拾到列数十个纸包,其中两纸包上面分别写有格萨尔大王鞭须和神马鬃毛。为了合理保存这两样不可多得的文物,他特意塑格萨尔大王。

  总之,拙文无法道尽色达草原所有的格萨尔遗迹和传说。然而这一鳞半爪的介绍,告诉人们金马草原也是孕育格萨尔这一民间艺术的奇葩、中华民族古典文学瑰宝的沃土。同时证实色达牧人是格萨尔的后人、金马草原曾经是“岭国居住的地方”这一专家学者的定论。

川藏线租车旅游
'); })();